森巴夫Solala
瘦身沐浴露
联合创始人何冰


瘦身沐浴露董事:何冰

微信号:AA6661289

联合创始人李娜


瘦身沐浴露董事:李娜

招商电话:15826139627

微信号:ln15826139627

《一纸婚约:裴少的千金小妻》&(全文在线阅读)&【全章节】

65624

精品小说】《一纸婚约:裴少的千金小妻》&(全文在线阅读)&【全章节】

想看完整版内容的请在薇 ~芯~ 公~ 中~ 号~找 (湖海网络)关住后再回/复:y43,阅读全文!

   

一纸婚约:裴少的千金小妻.jpg


《一纸婚约:裴少的千金小妻》 小说主要内容讲述了:他是叱咤风云的冷豹特工队长,她是骄横纨绔的千金大小羌姐。一纸婚约,一世纠缠。婚前,她天天求结婚。婚后,她刻刻求离羌婚。裴少,千万别太宠我,腰它消受不起!

   

1.给我绑回来

    裴家大院。

    正值盛夏的园子郁郁葱葱,阳光穿过高大的灌木丛洒在这座已有数十年的奢华院落,凉亭里满鬓斑白的老人坐在轮椅上,一双眼睛炯亮有神。

    “陆晴夏呢?”

    站在他对面的是裴冷,一身军装腰背笔直,绝美的俊脸冷硬得有棱有角,短而凌厉的黑发跟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,冷冽,血性。

    听到这个名字时,他如刀的剑眉不着痕迹地动了动,面上是一成不变的冷硬。

    老人将拐杖重重杵在地上,“是不是我八十寿宴她也不打算回来了?去,给我绑回来!”

    裴冷一言不发。

    这小子压根就不希望陆晴夏回来,否则会任由她在国外一呆就是三年吗?

    老人憔悴无力地往轮椅上一靠,“爷爷老了,还不知道能活几天,可千万别让爷爷带着遗憾去见你爸爸,啊?”

    火强嘴角抽羌了抽,凑到裴冷耳边小声道:“爷,老头羌子诓您呢,瞧他刚才那声暴喝,比您发威时都一点不差,他如果会死,那全天下老鬼都得先死咯!”

    这老羌爷羌子,他还能不清楚?

    裴冷面无表情,刚冷的嗓音铁一般的坚羌硬,“执行命令!”

    老人贼笑兮兮,这乖孙羌子啊,面冷心软,这招对他最管用,他清了清嗓子道:“赶紧去绑,别让人说堂堂冷豹首领连自己的童养媳都带不回来!”

    童养媳?

    裴冷眉毛狠狠一皱,冷若冰霜的脸上透了些烦躁,这是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名词,没有之一!

    他甩手就出了裴家大院。

    火强赶紧追上去,“爷,真的绑?万一,她回来后又对你死缠烂打可咋办?”

    要知道那些年,女疯狂追男的经典戏码,在京羌城那可是轰动一时啊,爷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女人了,真为爷以后的生活担心。

    陆晴夏?

    一贯面不改色的裴冷,再次狠狠皱了下眉毛,三年了,她若还是那德行,那就……

    “扔出去喂狗!”

    不到半天的功夫,裴老羌爷羌子要接陆晴夏回国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裴家,人人都等着看这三年羌前就不被待见的童养媳,三年后又会闹出怎样的笑话,现在的裴冷啊,可不再是当年的裴冷了,她陆晴夏更加高攀不起!

    不过要说起来,当年的陆晴夏还是陆家大小羌姐,只是……

    京羌城陆家。

    陆晴春从下人口羌中听到消息,急匆匆地闯入了刘羌萍的房间,“妈,裴老羌爷羌子居然要把那个贱*人接回来!”

    “我听说了!”刘羌萍对着镜子在涂口红,半老徐娘仍旧风韵犹存。

    “那您怎么还能这么平静,在F国我们没彻底除掉她,这次她要是真被接回来,我们再下手就更难了,万一裴老羌爷羌子真的要裴少跟她完婚,那我怎么办?妈!”

    “行了,你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?她人不是还没回来吗?我们找不到她,但裴冷能找到她,我们何不来个顺藤摸瓜,她回不回得来,可还是个问题呢!”

    刘羌萍眸中闪出恶羌毒的光,她既然有能力把她赶出国,就一定不会轻易让她回来,就算她真的回来了,那也是自寻死路!

    陆晴夏啊陆晴夏,在Z国盼着你死的人,可不止我们母女俩,你可别怪我们,要怪就怪你命不好,不该是裴冷的童养媳!

    F国。

    陆晴夏已经停留三年的国度。

    别致的异域小院里亮着昏黄的灯火,陆晴夏仔细浏览着今天的邮箱,不肯错过任何一封有用的信件,可仍旧没有哥羌哥的任何消息,跟哥羌哥分开两年了,他还活着吗?

    突然而来的敲门声将她打断,她起身走到门边,“谁?”

    门外没有人回答,她立刻警觉起来,顺手操*起了门后的一根钢管,在国外的这三年,她早已习惯了防备。

    “是陆晴夏在里面吗?”

    标准的普通话传进来,陆晴夏顿时勾起了一抹冷笑,该来的还是会来,真没想到她这样隐姓埋名,还是会被人找到,她们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她从这个世界消失吗?

    而她,偏不如人所愿!

    砰地一声巨响,木质大门被撞开,几个男人鱼贯而入,屋内却空荡荡的无一人痕迹!

    领头的男人率先发现窗边系着的一根长绳,他立刻走向前去,亲眼看着陆晴夏灵巧的身形隐入了黑羌暗里,于此同时,还有她比出的中指!

    那是对他们赤*裸裸的挑衅!

    火强激动地冲入了裴冷的办公室。

    “爷,你的童养媳跑了!”

    “据那边的人汇报,她在听见国内口音后,居然不等开门就选择了逃跑?短短五分钟不到,系好绳子逃到楼下,连我派出去的精锐都没逮到她,乖乖!”

    火强以为,对于三年未见的未婚妻,爷好歹也得有所表示,稍微的惊诧和好奇总该有吧?这可是人本能的反应!

    可,至始至终,他们家爷连眉毛都没动一下。

    “一个千金大小羌姐在国外留学,居然会有这样的反应不是很奇怪吗?虽说,这陆大小羌姐一直是朵奇葩!”火强还沉浸在惊讶当中。

    裴少终于抬了抬头,深邃的眼眸看不出半分情绪,他嘴角一勾动人心魄,“绑回来,不就知道了!”

    十分钟后。

    “陆小羌姐,裴少让你跟我们回去!”

    陆晴夏眯眼瞧了瞧将她围堵在小巷子里的五个大男人,这里离她家不到一条街,还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连她逃跑的路线都被堵了,看来要抓她的人,不止一批啊!

    只是,让她没想到的是……裴少?

    有多久不曾听过这个称呼了?她都快忘了,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!

    她掂了掂手里防身用的钢管,千金名媛的身份却一副街头小太妹的模样,“理由?”

    “马上就是裴大老羌爷的八十大寿了,裴少想邀请您一同参加,所以特地让我们来接你!”

    “接?邀请?”陆晴夏冷冷一笑,透亮的眼眸晶莹剔透,却含*着淡淡的讽刺,“在裴冷的字典里,有这么绅士的词语吗?何况还有‘特地’!”

    “这个……三年了,人总是有变化的嘛!”领头的人迟疑了下,趁机给身边的人使了个动手的眼色,其余几个男人立马不动声色地将陆晴夏团团围住。

    “也对啊!”陆晴夏突然咧嘴一笑,眼眸一弯成了桃心状,“裴少这么绅士,一定是因为想我了,我跟他都三年没见了呢,赶紧走吧!”说完,她就迫不及待地朝巷子口走去。

    见她这么快就上当,果然跟那人说的一模一样,她只要一听见裴冷的名字就会忘乎所以,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,哪里还会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裴冷的人!

    五个男人放松了警惕,跟着她往巷子口走,看她乐不思蜀的样子,都在暗暗冷笑,且让你高兴高兴,待会就等着受死吧!

   

2.非要你不可

    边走边跳的女人突然转入一条巷子,他们没多想就跟着追了上去,还未看清楚前方,一股又辣又刺鼻的液羌体猛地朝他们的眼睛射过来。

    五个男人躲闪不及纷纷中招,捂着眼睛满地乱转,陆晴夏提着钢管就迎了上去,黑羌暗里打睁不开眼的壮汉,还不得一钢管一个?

    “拿裴冷出来当借口,你们配吗?他要逮什么人,什么时候跟下属解释得这么详细了?还‘接’,还‘邀请’,还‘特地’,你们傻呀!”

    几个闷棍下去,她又掏出自羌制的防狼喷雾,对着满地打滚的男人们猛喷了几下,直到巷子里哀叫不断,她才转身满意地钻入了另一条巷子。

    黑羌暗里她纤细的身羌体犹如精灵一般灵活,在异域复杂的小巷子中穿梭自如,这三年每到一处最先了解的就是逃跑的路线,最先学会的就是如何自救!

    区区几个小歹羌徒,跟她斗?都还嫩了点!

    这句牛在心底一吹过,眼前突然一黑,她重重挨了一记手刀,倒了过去!意识丧失的最后几秒,心里顿如一万头草泥羌马奔过,到底有几路人马在抓她?

    陆晴夏惊醒时,眼前竟然一片漆黑,这分明是被人双手后绑,眼睛蒙了黑布的节奏,“喂,哪个龟孙绑了我又不说话,长得丑不敢见人么?”

    甜美清透的嗓音清晰无误的从飞机专用视羌频电羌话传过来,火强坐在视羌频前浑身发羌抖,这年头除了裴老,谁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骂裴冷龟孙啊!

    她被蒙着眼睛,看似乖羌巧的坐着,伶俐不饶人的嘴巴还是那么骄横,裴冷冷冽的脸神色复杂,深邃的眼眸沉了几分,他啪地一下按掉了视羌频。

    火强一脸黑羌线,不跟她解释解释么?这飞机飞回国少说也得好几个小时,让她这样耗着,未免太残羌忍了点?

    飞机降落后,陆晴夏被扔在了郊区的一片空地,周围是完全陌生的气息,她敛声屏气全身紧绷,如果没有猜错,她可能已经出境,至于这里是不是Z国,有待羌考察!

    突然,一道没有温度的冷漠嗓音毫无预警地在头ding响起,低沉得犹如泰山压ding,“怎么不骂了?”

    凉薄的语气里淡淡的嘲讽是那么的熟悉,陆晴夏身羌体狠狠一震,是他!

    敢在国外将人迷晕绑上飞机出境,整个Z国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,刚巧他就在其中,皇家最高护卫冷豹的首领可谓只手遮天,别说绑区区一个她,就算绑个大人物,也不在话下。

    这种无情冷血的手段,全世界也只有他做得这么惨羌无羌人道!

    片刻后,她勾唇笑了,“好久不见,我的童养夫!”

    裴冷冷硬的俊脸,以光速黑沉下来,他近乎粗*鲁的一把扯掉她脸上的黑布,在今天终于知道比童养媳更讨厌的字眼了,绝对没有之一!

    她眨了眨眼睛抬头看他,他成熟了不少,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冷硬血性的男人气息,短发凌厉,红羌唇凉薄,剑眉如刀,深眸如墨,每一样都几近完美,这样分明的五官凑到一起,更徒添了一种异样的男人魅力。

    上天赐了他最睿智的头脑和敏捷的身羌体,还给了他一张颠倒众生的脸,陆晴夏从小就在想,他的出生是不是专门用来打击男人、毁灭女人的?就像当初的她,被摧毁得连渣都没有剩下!

    “恭喜啊!你还是长着一张即便动粗,也不会让人觉得你很渣的帅脸!”

    “这不就是你迷恋的么?”裴冷厌恶地瞥了她半眼就移开了目光,凉薄的语气里含*着淡淡的轻蔑。

    “裴少这么兴师动众的把我绑回来,不会就是想听我在飞机上那段精彩的演讲吧?”

    居然任由她在飞机上大骂几个小时,喉羌咙都快冒烟了,也没有人提醒她一句,这笔账,她记下了!

    她那伶牙俐齿的辱羌骂,还自认为是精彩的演讲?果然还是那么无知!

    裴冷目光一沉,“爷爷八十大寿,完羌事后送你回去,你就说你在国外留学三年!”

    裴少就是裴少,说话做事从来不带半点啰嗦,直接得像一把尖锐的刀子,亏得有人想要借用他对她下手,学得会这么没人性吗?

    她眯着眼睛一笑,“我还以为裴少被宋大美羌人抛弃了,突然想起我这个未婚妻了呢!”

    “这次回来,你最好收起你那些恶羌毒的心计,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!”

    一提到宋影,裴冷残羌暴嗜血的脸上都增添了抹温情,哪怕说着如此变*态的话,呵,爱情可真伟大!

    “裴少,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!”

    “三年羌前我为什么离开,为什么三年都没回国一次,你应该很清楚吧?你让我跟爷爷说我是在留学,让众人以为我在国外逍遥自在,连跟对我最好的爷爷报平安都忘记了,是不是?”

    “也对啊,我从小到大给你们的印象不就是这么忘恩负义,这么自私自利么?这ding帽子扣在我身上合情合理,只要我不说,没有人可以拆穿!”

    她单薄纤瘦地站在郊区宽大的草地上,渺小得跟只乱跳的蚂蚱似的,嘴角那无所谓的笑很刺眼。

    刺眼得让裴冷的眉心都皱了皱,出口却仍旧毫不留情面,“既然把你弄回来,我不放手,你就走不了!”

    他没有威胁,只是很淡定的叙述了一件事实,陆晴夏大笑,“裴少好威风呀,你到底派了几队人马抓我,又打算派多少人盯着我,嗯?”

    “抓你,还需要我几队人马?”裴冷冷嗤一声,想起她竖中指的手势,他沉静的眸底猛地荡了荡,敢对他的人竖中指,欠收拾!

    那,被她打得满地打滚的人,到底是谁的人?

    她还没回来,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出手了,既然这么不想要她回来,她就偏要回来碍碍那些人的眼睛,正好有些债,也该清一清了!

    否则,别人还真当她陆晴夏……死了呢!

    “裴少,我在国外待遇很高的,你这样贸贸然把我抓回来,我损失可大了!”陆晴夏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身上不起眼的家居服,大咧咧地讨道:“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啊?”

    “你想要什么?”末了,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又补了一句,“除了我!”

    陆晴夏的脸瞬间变得无比灿烂,“如果,我非要你不可呢?”

   

3.你就混成这样

    裴冷倏然变了脸色,扯住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拉上了悍马车,狭小的车厢里,挤着他们两个人,他冷厉的眸子有些骇人,“你敢再说一遍?”

    陆晴夏噗地一下笑开了,“裴少这么自恋吗?你要搞清楚,是你把我绑回来的,那就是你,非要我不可!”

    他要她?裴冷深眸一缩,沉静的眸光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,却又被立刻压羌制了下去,他冷眼凑近瞧了瞧她,冷嗤出声,夹羌着无限的嘲讽,“我怎么要你?”

    对他的调羌戏,陆晴夏毫不在意,还翘着个二郎腿,色羌眯羌眯地上下打量着他,“裴少靠这么近,就不怕我抵挡不住美色的诱,惑,对你做点什么?”

    她这幅小太妹模样让裴冷俊脸铁青,深邃的墨眸冷冷睨了她一眼,“只要你敢!”

    “是么?”陆晴夏挑了挑眉毛,朝他的脸伸出手去,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,她笑眯眯道:“忘了通知裴少了,出国三年我的品位提高了,不是什么样的美色都入得了我的法眼!”

    裴冷脸色一沉,溢出喉羌咙的嗓音,不含半点温度,“你最好少耍花样,欲擒故纵的把戏在我这里不管用!”

    “不用裴少提醒,我早就深有体会了!”

    痴迷他十年,被他伤了十年,她还能继续犯傻吗?早在出国第二年,她最后一次求他帮忙被拒绝时,她就完全清羌醒了,现在回想想当年的自己,只觉幼稚可笑。

    车从郊区往城区开,路过一片墓地时,陆晴夏突然喝道:“停车!”

    火强稍微降低了些车速,从后视镜中瞄裴爷的反应,裴冷不耐烦的扫了陆晴夏一眼,“你又要做什么?”

    “爷爷寿宴我绝对会去,而且会提前过去陪他老人家,现在我有事要办,放我下车!”三年没回来了,她仍旧记得,从这边穿过去,应该就是妈妈羌的墓地。

    透过她眸底,裴冷忽然意识到什么,二话没说挥手示意火强停车,“今羌晚,裴家大院,给我穿得像样点!”

    陆晴夏跳下车,听到这句话扶着车门朝他伸出了手。

    “什么?”裴冷一时没反应过来,皱了皱眉毛。

    “给钱!”

    既然想圆谎,说她在国外留学三年过得很好,没有钱怎么穿得像样点?

    裴冷脸色讥诮,上下打量着她,“三年,你就混成这样?”

    “我混成什么样,裴少也会关心吗?”陆晴夏冷冷发笑,现在已经是她过得很好的时候了,想当年她混成什么样,他留意过吗?

    她伸手要钱的样子,无赖得跟个泼羌妇似的,裴冷厌恶地掏出钱包,直接甩到了地上,“堂堂陆家大小羌姐像个乞丐一样伸手向我要钱,我能不给吗?”

    陆晴夏弯腰捡钱的身羌体一顿,抬起头来时,脸上又是一张灿烂的笑脸,“裴少,这次是你请我回来的,你可欠着我一个人情呢,必要的时候,我会讨回来的,再见!”

    她挥了挥手,毫不留恋地转身走了,盯着她纤瘦的背影,裴冷良久都没有言语,直到陆晴夏彻底消失在尽头,他才若有所思地收回了目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里篇幅有限,喜欢看这本书的读者薇一信一公一众一号一搜一索—关一柱(湖海网络)在里面回复:y43,   阅读全书


文章列表
文章附图

solala纤肤沐浴露有效果吗?森巴夫集团招商招代理森巴夫solala纤肤沐浴露自2018年10月在广东举办新品发,森巴夫集团招商招代理

文章附图

森巴夫solala纤肤润肤乳新品上市森巴夫solala瘦身沐浴露在2018年10月上市后,得到了广大减肥行业的高度...

文章附图

【澳雪国际】森巴夫瘦身沐浴露能用多长时间森巴夫瘦身沐浴露一瓶的容量是300毫升,正常人使用沐浴露一次大约消耗5毫升...

文章附图

森巴夫solala瘦身沐浴露有没有副作用呢拿森巴夫solala瘦身沐浴露和整个减肥行业的模式做个对比:节食、药物等...

文章附图

森巴夫solala瘦身沐浴露多少钱可以买到?多少毫升一瓶森巴夫solala瘦身沐浴露官方报价:零售:168元/瓶团...

热门小说
文章附图

完本:《二进豪门:总裁夫人不好当》/(全文)免费试读&【全章节】查阅更多精彩内容请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馊(湖海网...

文章附图

【独家】《总裁霸爱:萌妻乖乖沦陷》(完整版)&(全文在线阅读)新推《总裁霸爱:萌妻乖乖沦陷》小说完结,查阅更多精彩...

文章附图

《一世纠葛:帝少宠妻甜蜜蜜!》(完整)&(全文免费阅读)【全章节】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馊(湖...

文章附图

精品小说】《一纸婚约:裴少的千金小妻》&(全文在线阅读)&【全章节】想看完整版内容的请在薇 ~芯~ 公~ 中~ 号...

直接扫码,回复书名或关键词进入书城阅读